News

执一分享| 陈文江:我们为什么聚焦于产业互联网化投资

2016-10-10 执一资本

在创立之初,执一资本就将投资重心放置于产业互联网这一方向,试图通过广义IT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提升传统产业的效率,重塑传统产业的商业模式。


在采访中,执一资本创始合伙人陈文江与21世纪记者讨论了很多关于产业互联网化的话题,比如在产业互联网化的大方向下,一些主要的细分投资领域有怎样的投资机会,产业互联网化的投资对投资人有什么样的要求,以及对于产业互联网公司的投后服务与普通的互联网公司有哪些不一样。


想要了解关于产业互联网化的投资策略,推荐这篇文章给大家。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申俊涵

编辑:林坤


产业互联网正取代O2O成为新的投资主题。


“原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是低价的劳动力,并伴随着资源、资本的大量投入。IT技术在其中所占的分量很少,公司的管理经营效率也都比较低下。现在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底层IT技术在内的广义IT技术,在逐渐成熟和渗透,变成驱动生产力发展的重要因素。”执一资本创始合伙人陈文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由此,许多投资机构开始关注产业互联网化的投资机会,试图通过广义IT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提升传统产业的效率,重塑传统产业的商业模式。


成立于2015年初的执一资本,就是一家聚焦于产业互联网化早期投资的机构。虽然这家机构成立只有一年半时间,但其核心创始人行业从业时间很长。陈文江与执一另一位创始合伙人李牧晴,都在鼎晖创投做过TMT投资。他们在2011年前后,就开始专注投资产业互联网化的大方向。


在产业互联网化的大方向下,执一资本团队把居住、物流、金融、汽车等行业作为主要的细分投资领域,投资了链家、我爱我家、加油宝、美利金融等项目。目前,执一资本管理着一期美元基金和一期人民币基金以及两只专项基金,资金总规模达25亿元人民币。


执一资本为何选择居住、物流等领域作为主要的投资方向?在其中又看到了哪些投资机会?产业互联网化的投资有哪些难点?执一这家新晋机构有怎样机制来把握其中的脉搏?



改造大体量、低效率产业



“在什么时机进入什么领域进行产业互联网化的投资,是很战略性的问题。”陈文江说,执一资本主要的思考两点:第一,垂直产业的体量要足够大。比如居住产业的新旧房屋交易量就有十几万亿,还有延伸出来的租赁和房屋服务市场,物流、金融、汽车也都是万亿级别的巨型产业;第二,产业中有低效的地方,IT渗透率比较低。


陈文江在团队中主要负责物流、汽车和生活服务领域的投资,这些产业怎样做互联网化的改造,她有着自己的方法论。例如执一在投资物流类的项目时,不是机械地为了物流而投资物流,而是把物流看做底层的核心基础,再去评估基于物流的电商和服务。


“2012年左右,我们的创始团队投资了生鲜电商领域的本来生活。做生鲜电商的基础是冷链物流,我们会把关于冷链物流的行业知识用于评估对生鲜电商的投资。在移动终端普及之后,我们又投资了闪送,它是用社会化共享经济的模式做物流服务。”陈文江说。


执一的团队也曾考察过社区生鲜电商类的项目,但团队并没有投资相应的创业公司。“很多公司把二十块的客单价和高时效性,作为项目推广的亮点。但二十块的客单价中并没有很多的毛利空间,而且还要送货上门,算上物流仓储和损耗,不可能跑出经济模型。这类公司主打的品类和人群,也让它很难做商业模式的延展。”她说道。


本来生活则主打消费升级的理念,从中高端人群切入,客单价在200块左右,有足够的空间去覆盖交易成本。另外,本来生活也考虑了如何在价值链上创造价值,它最早主打的“褚橙”,就是把没有品牌的橙子运作成家喻户晓的案例。


针对汽车金融,执一投资了加油宝和美利金融。对于车的智能化,由于执一定位为早期创投基金,所以不会去投资重资产的整车制造项目,而是在车联网和智能化领域,寻找创新的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


陈文江认为,这种投资方式的好处在于:一是,资金规模不会特别大,风险比较小;二是,以轻模式切入,公司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的调整相对会比较灵活。比如底层的技术方案未必会一步到位地用在汽车的智能驾驶上,但可以过渡应用在无人机、智能机器人等其他行业中。


此外,新车销售在2015年走到了产业的拐点,执一也在布局这方面的创业项目。“就像我们2012年前后投资新房交易领域的房多多一样,虽然车和房都属于非常特殊的商品,传统电商很难直接切入,但这两个领域并不是说互联网创新模式就完全没有机会。这些领域中也有低效的地方,当行业从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时,传统低效的营销和流通领域就到了被变革的时候。”陈文江说道。



如何投资跨界产业?



陈文江认为,产业互联网化投资的难点在于,投资人不仅要对垂直产业有深入的理解,找到产业痛点所在,还要懂得广义的IT技术,知道哪些产业痛点可以用IT技术去解决,解决的时机点是否来到。


此外,面对一些跨行业的产业互联网化的机会,投资人也需要有相应的驾驭能力。比如物流领域基于IT做创新模式的过程中,又会延展出供应链金融的机会,这实际上是IT、物流、金融三个产业的跨界,难度又叠加了一层。


为了对产业有足够的了解,执一资本11人的投资团队中,每个人都要选择一到两个垂直行业进行深入研究。据了解,执一的很多项目都是团队成员深入相关产业后自主挖掘的。执一也会跟之前投资过的产业的龙头企业,如奇虎360、百世物流、我爱我家等形成紧密关系,以此带来衍生的投资机会。


在机构的三位合伙人里边,陈文江负责物流、汽车领域的投资,李牧晴主要负责居住、金融领域的投资,汪天扬负责金融、创新技术领域的投资。“汪天扬做过软件编程相关的工作,也在创业公司做过联席CEO,他的产业和技术背景跟我和李牧晴形成了很好的互补。”陈文江说道。


此外执一还设立了超级合伙人的机制,引入在垂直产业中有深厚积累的人士形成独家合作,和深度经济利益的绑定。超级合伙人会在寻找项目源、项目的审核评估、被投企业的投后服务方面,发挥其不可替代的价值。执一已经牵手了两位超级合伙人:知名天使投资人资深互联网专家刘峻,以及资深金融行业专家和优秀管理专家王肇铭。


陈文江解释说,产业互联网的投后服务,除了常规的帮助被投企业招聘、融资等,还有两部分内容十分重要。如果企业偏线下,需要对接线上的能力,执一就会帮助它对接互联网平台的业务和流量资源。另一方面,如果企业互联网的基因比较强,垂直产业的资源弱,执一就会帮助企业进行产业的落地,超级合伙人在其中便能产生很大的作用。



据了解,执一目前的LP中包括母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国内外上市公司、知名互联网公司以及国内知名民营企业家等。对于执一资本未来能够给LP带来的回报,陈文江信心满满。


她表示,过去十年,执一的创始团队有着不错的投资业绩,已经给LP带来了近40亿人民币的现金回报复合投资回报率IRR超过35%。2012年以来近些年的投资项目中,创始团队的复合投资回报率IRR甚至超过了120%。并且在执一的人民币基金成立不到九个月的时候,已经有项目获得上亿元退出,为LP实现了现金回报,单项目复合投资回报率IRR超过400%。


在2015年上半年资本市场很热时,执一资本的出手并不快。而到2015年下半年市场逐步变冷,执一的投资反而开始加速,2016年半年投资的项目数量几乎跟去年全年相当。陈文江认为,资本市场寒冬是挖掘投资价值洼地的好时机,投资人更易分辨出市场中真正做事业的企业家和跟风的投机者。陈文江总结过去的成功投资经验,其实就是朴素的两条:一,坚持专业化投资,聚焦和专注部分行业;二,独立思考,领先于市场一步布局投资,不跟风。